【中国式训练水土不服,国内外非议背负压力,中国跳水教练海外执教路艰辛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
  

  身着白色日本队服的马渊崇英(右)指导选手训练。 资料图/郭一江 摄

  “墨西哥公主”葆拉·埃斯皮诺萨曾在罗马世锦赛上击败陈若琳夺得女子10米台冠军,加拿大名将埃米莉·海曼斯连续四届奥运会都有奖牌入账,“英国神童”汤姆·戴利两年前在布达佩斯击败陈艾森、杨健,首次站上世锦赛男子10米台的最高领奖台……这些外国选手都曾突破中国跳水“梦之队”的重重包围,为跳水世界大赛增添了不少悬念。而站在他们身后的来自中国的跳水教练,便是打开局面的那把钥匙。

  光州游泳世锦赛今天拉开大幕,从13日起的连续八天内,跳水池均将有金牌诞生,而12日的首个比赛日仅举行男女1米板两项预赛。在训练馆和比赛池边,不时能看到在海外效力的中国跳水教练,墨西哥队主教练马进、新加坡队主教练李鹏、加拿大队教练李艺花,以及今天没有到场的法国队教练童辉等人,在业内都名气不小。他们从跳水运动员转型教练,从中国走向国外,经历不少波折,才换来了今天的立足之地。

  文化差异致使不能照搬中国式方法

  缘何走出国门当教练?有人只是想换个环境,也有人得到了对方的诚意邀约。无论出于什么理由,中国跳水的金字招牌,是这些教练在外就业的最好保障。

  李艺花认为,中国跳水人的身份具有优势,“因为从中国学习了先进的跳水知识,而那正是别的国家和地区跳水队所欠缺的”。在中国教练的帮助之下,各地跳水运动员接触到更专业的跳水技术,成绩也确有提升。埃斯皮诺萨、海曼斯、张俊虹等选手脱颖而出,就是最直观的反映。哥伦比亚跳水队教练杰里·贾拉米洛在谈起曾执教该国的中国教练富强时给出了很高的评价,他认为富强令哥伦比亚选手的技术有明显提高,也推动了该国跳水运动的发展。

  成果背后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,文化差异是这些中国教练海外执教经历中最大的阻碍。国外跳水运动员大多数是业余选手,“半工半读”是常态,一周训练时间鲜有超过30个小时,除大赛前周末基本休息,训练量远远无法同中国队相比。对外国运动员而言,跳水只是人生中的一部分。李鹏与贾拉米洛均表示,在新加坡与哥伦比亚,对于年轻运动员来说,学业才是第一位,也只有通过学习才能改变人生。这样的“业余”身份,有时也意味着选手能否坚持全凭兴趣。据李鹏介绍,新加坡跳水运动员几乎都是“义务劳动”,他们无法通过跳水赚取工资,有时还需自费参加比赛。

  与国内截然不同的跳水环境,也使得教练们不得不因地制宜地改变执教方针。在马进看来,中国的训练方式不一定能被外国选手和队伍所接受,只能相互结合,“改变自己,同时改变他们”。生性自由活泼的墨西哥队员们,每天训练时互相说话聊天就会花去一小时;队员们还以“我们不是中国运动员”为由,使得马进无法用中国队的标准来要求他们。但马进还是想方设法用实际行动让墨西哥运动员心服口服,比如用自己一年减肥10公斤的事迹来激励弟子们减体重,又比如每天早早赶到训练场馆,以此督促队员们不要迟到。

  国外从事跳水这项小众运动的选手数量不多,这一现状使得教练们必须要“守”住眼前的这些弟子。李艺花将自己每天的工作形容为“哄小孩”,倘若有运动员耍脾气不愿意练习,就需要哄着他们,不然短时间内很难找到接替者。李鹏也面临相似的苦恼,后勤保障条件一般的新加坡选手受伤几率较大,他因此不太敢增加训练强度,“新加坡后备人才少,倘若有主力受伤,不一定有人能顶上来”。目前新加坡队中多半是老队员,12岁到18岁年龄段的选手非常匮乏,这更是为李鹏的工作添了不少烦恼。文化差异造成了中国教练初来时的举步维艰,马进不免感叹,走出国门当教练其实绝非一件容易事。

  在国内外的非议声中实现自我激励

  在比赛和训练场内体会文化差异,而场外的舆论非议也是海外中国跳水教练不得不面对的难题。当马进带教的埃斯皮诺萨打败陈若琳时,国内便有“这是在养狼”的议论传出;原名苏薇的跳水教练马渊崇英改变国籍、执教日本队,舆论更是指责声高涨。

  除了来自国内的非议,不少中国教练在前往海外执教的初期,也并非受到夹道欢迎。马进就透露,自己刚到墨西哥时,就是因为当地媒体的质疑,刺激她一定要做出成绩。墨西哥媒体当时发难:“花这么多钱请你过来,你又能给墨西哥带来什么?”扭转外界印象,她用了六年的时间。结局无疑皆大欢喜,弟子埃斯皮诺萨让马进在墨西哥成了体坛明星。

  走出去当教练的确是一种可行的职业选择,但李鹏发现,现在国内的年轻一辈跳水人似乎不太愿意再重复这条道路。英国、哥伦比亚等队现在都没了中国教练的身影,墨西哥、新加坡两队除了担任主教练的马进、李鹏,都只有一名从事辅助训练的中国教练,并不具体负责带教队员。较之前几年,在海外国家和地区代表队执教的中国跳水教练数量不增反减。

  经历长时间的磨练,中国跳水教练们才慢慢摸索出生存之道。李艺花在加拿大待了近30年,最著名的徒弟海曼斯已经退役,马进、李鹏等人少则也在外奔波了十余年,其间想过回来,但又因为想要证明自己而选择继续留下。他们走出去,让跳水这个项目有了更多的未知数与可能性。正如李艺花所说:“中国跳水拥有传统优势,而中国教练走向世界,可以在一至两个项目上培养出实力强劲的选手,让跳水比赛产生更多悬念。”

  在今天率先举行的男子1米板预赛上,墨西哥老将隆美尔·帕切科以第四名的成绩晋级,尽管距离排名头两名的中国选手有不小的差距,但争夺奖牌是一个可行的目标。在未来的八天中,出自中国教练门下的外国选手们,或许能让光州世锦赛的跳水赛场多几分戏剧性。